除祟

最近又开始看茅山后裔了,虽然知道故事梗概,但心情还是10年前的那种期待。里面的桥段安排和各种武器设备“专业术语”,凝结了太多的奇思妙想!如果非要做什么事都必须有学习精神的话,那生僻字和大话幽默就是目的,我且学到了不少。晚上看书,再闻闻窗外传来的桂花香,沁人心肝脾肺肾,不知不觉就陶醉到失去失眠的境界了…

又想起请保洁阿姨全屋大扫除,性价比高且一尘不染。大窗户透亮到让人感觉不存在,有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豁达感,细致到一屋完成再一屋…

有时看书和劳作是一样的,一个清洁浮华内心,一个是打扫现实污浊…

宅旅人

最近成都疫情很严重,小区每户每家一人出门2小时买菜/2天一次(吓得组词都前后颠倒了),宅在家里除了远程居家办公外,就是陪孩子网课打卡,还有电影、英语、建模等学习。偶尔从书屋逛到客厅、从客厅又到阳台,不经意地发现家里的许多美好。这次来个摆拍,谁会在瑜伽跑到上获胜呢?

追光

疫情期间,居家、核酸、不添乱就是最大的贡献

在小红书上学习了一下摄影理念和技术,设备….emmm…我只有几年前的小微单和荣耀30手机,尽力去追光吧,无论阴天还是晴天,无论是全局光还是射灯,去观察,总有收获…

麻辣水煮鱼
回锅肉
食物之花
继续阅读

小时候

2021.9.30晚,一个陌生号码打破了我的小憩,熟悉但又陌生声音居然是失联多年的小时候。

小时候是我给他起的外号,他是四川仁寿人,寝室里同学用地名取外号,我喊着喊着就变成了小时候。在别人的耳中,总以为是他年少不经事。到现在也是快四十了,不可能还不知生活的难。

在电话里,我们跳转着回忆从前:我结婚那天,易醉的小时(小时候的简称),持续的被残酷年代所累,在觥筹交错中,差点匍匐在丰谷酒王跟前,看到他略落魄的神情和不自主的身躯,我甚至一时间不知道该扶谁。后来向我借了点小钱,突然就断了音讯,微信头像还在,朋友圈文章也是符合他学者气质的扮相。我也借过他钱去小挥霍,而且还是他父亲从工地顶着烈日,一路奔波到学校送的学费。这种相互间的惭愧算是抵消了,归零了便一切如初。

他说前几年生了一场重病,本来拮据的生活更雪上加霜。他自己始终对跑业务、电脑技术一类的行业缺乏天赋,我问到现在生计来源,他支支吾吾半天才说是做菜,打打工,先养活自己再积累经验,我突然打断他说,我们这个年纪,经不起大折腾了,真要规划好前景,毕竟上有老下有小,精力还不够,不学习随时被后浪拍碎,现在的后浪也不知怎么那么厉害,再也不是二月春风似剪刀了,寒冬浪潮青龙偃月也不为过。说到这,我的语速也渐渐放缓,一是前面聊了这么多,我精力也跟不上了,二是我现在的职位不也是岌岌可危吗?大哥说二弟有意思吗,而且小时还比我大,哎~

不知不觉聊了2小时,还是觉得大学时候无忧无虑的生活好,年少不自卑(至少自己不觉得),还懂得许多珍贵,不知不觉就改起歌词来,改天再聊。

海浪

三亚,空气中负氧离子挽着潮润,像媳妇儿般的迷恋型护肤品,填平我每一处皱纹,并治愈心灵。
到了酒店,安顿后,急急忙忙带上泳帽、眼镜冲向海岸线。有了当初的经验后,我侧步缓缓从浅滩走向大海,生怕前后浪的夹击,把我变成黄油或者生菜。
带上泳帽确实会保暖头部,眼镜是25元(加邮费10元)dkn网购的,内层有防水,整体密封性还不错,但是憋气潜泳还是有恐惧感,唤气太快,一不小心鼻腔口腔就钠离子超标,血压瞬间升高。也不时引来旁边老阿姨银铃般的笑声。
碧海青天杨家将,看看那些年轻人,真没必要和大海硬刚,一个小小的离岸流技能,就能把人摸透,还是彻彻底底的透。打不赢就退后,没什么的,生活不就是认怂才能平安吗。不计较一件无伤大雅事很重要。

窗外

我有低度近视,平时会戴眼镜,除了开车的时候。无论有框还是无框,红绿灯变清晰了,但是世界变无趣了,总有种把景色放进了保险箱,钥匙在手上,但不能打开的尴尬。这个世界总有残酷,但我们依然相信有光,只不过不喜欢折射的过程。

看孟乔森综合症有感

kindle上看一本侦探短篇集,其中一个关于孟乔森的案件,过程并不惊悚,反而百度让我恐慌。这种心理疾病分为自我型和代理型,后者更加严重。病症大意是:这是一种严重的心理疾病,施虐者往往是家长,他们“伤害”孩子,又无微不至的照顾。可悲的是施虐者往往也有被施虐的经历。
不幸的人往往有不同的不幸…